梁荣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农业信息 > 重访锡林郭勒“有‘抗\\’的肯定不要了”

重访锡林郭勒“有‘抗\\’的肯定不要了”

http://chenwenguang5.com.cn |2020-05-13 02:00:53

  近日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在内蒙古锡林郭勒奶牛养殖基地调查发现,企业和奶站对牛奶中的抗生素指标检测较之前严格许多,但散养奶牛发病率高,加上兽医缺乏得不到及时治疗,影响了牛奶质量。而规模更大的养殖小区,似乎也没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。

  奶牛多病,兽医缺乏

  因为雨水丰沛,李建新所在的锡林郭勒盟有全中国最好的草场,产全国最好的牛奶和牛羊肉。而奶农李建新所在的村子,位于锡林郭勒盟的首府锡林浩特市东约10公里处,这个由移民组成的新村以奶牛养殖闻名,最高峰时全村有3000多头奶牛,曾是一线乳企争夺最为激烈的奶源地之一。

  但是,经历2008年的“三聚氰胺”事件后,这里的奶牛数量锐减,目前村里200户村民只有200多头牛了。李建新家还有大小7头奶牛,他告诉记者,现在村里每天能挤70斤奶的好奶牛已经很少了。

  不过,李建新也很担忧,“春天来了,奶牛特别容易得乳房炎。”现在奶站会把企业发放的消毒液发给他们,让他们擦拭奶牛的乳房,以防感染。

  李建新还说,现在饲料越来越贵,奶牛吃了劣等饲料后,没有以前那么出奶了。

 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、国家奶业技术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表示,中国面临着奶牛单产量较低的问题,且奶牛饲养多用营养价值较低的玉米秸秆,纤维含量高而蛋白质含量低,“国外的个体养殖比例非常低,而我国比例较高,这带来一定的管理难度,还可能出现一系列安全问题。”李胜利说。

  奶牛发病不可避免,但在散养户中,真正的困难在于治疗。记者在李建新所在村采访时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奶农告诉记者,原来村里有4名兽医,现在只剩一人了。奶牛一生病,兽医就说要输液。他说,他家里有头牛去年病了,兽医去了四次,输了四次液,可就是不见好,最后兽医告诉他救不了了,让他到十公里外的市区另请高明。

  “有一次兽医给药时直接说,牛吃了后一个月的奶都不行,我觉得那药太厉害没敢用。”站在旁边的另一位奶农说道。

  3月6日上午,在李建新所在村的主路旁,记者看到一辆防疫车停在院门口,3名穿工作服的防疫员正在做记录。其中一名刘姓防疫员告诉记者,春天细菌多,牛羊特别容易生病,常见病很多,当天,他们要给全村的牛羊做传染病防疫。

  记者见他从车里拿出两瓶亚氯酸钠,递到这家主人手上,告诉他要摇匀、兑水之后用喷雾器给牛羊消毒,只见那位村民低头看了看瓶子,似乎有些不解,但没有说话,笑着嘟囔了两句后将瓶子拿了进去。

  “抗生素奶交不掉了”

 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,起源在牛奶的蛋白质含量上,而更多的报道来自“抗生素奶”。

  “以前兑水都能兑,有抗生素的也要。”曾运营奶站的老张向记者透露,前几年,旺季时企业往往会抢奶,奶站也会将牛奶兑水,即使刚打过针的奶,奶站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然后说点好话就会顺利进入企业。

  “现在打了针的奶不要,刚下完牛犊子的牛的奶也不要。”在李建新看来,原本常常在牛奶里加水的奶站,眼下收奶的标准严格得不能再严格了,他告诉记者,打针后挤的奶,即使过了四天,也会要求检测,一次检测不合格,下次还要检测,直到合格才会收。

  “反正有‘抗\\’的,肯定不要了。”李建新没有上过学,说不清“抗生素”的全名,由于一次25元的检测费由养牛户出,所以他语气里带着些埋怨。他告诉记者,因为公司现在检测指标非常多,所以奶站也很小心,如果奶站发现哪家的牛奶里有抗生素,有时还会罚款,他家去年就被罚了3次,一共被罚了2000元。

  李建新家的院子后面,是村里四家奶站中仅剩的一家,白墙黑顶的一排平房在村民的红砖院子中显得格外扎眼,每天上午和下午,奶农牵着各家的奶牛来这里挤奶两次,全是机械挤奶。

  李建新说,现在奶站会把打过针的牛牵到一边,用单独的管子挤奶,然后要求奶农拿回家自己处理。即便是这样,也常常看到企业到奶站“找麻烦”。

  “现在查得可严了,一点儿不符合指标就给拒回来,旺季时也会拒,除了抗生素,其他指标不合格也不行。”在奶站帮工的王大姐对记者说,这家奶站原来供奶给伊利,现在供奶给蒙牛,两家企业对牛奶的各项指标都查得很严。

  记者了解到,奶农将“抗奶”拿回家后,都舍不得倒掉,一般用来喂牛犊,有时也会喂狗。此外,还会以1元/斤左右的价格卖给村里那户做奶豆腐的人家,奶豆腐是当地人习惯泡在奶茶里吃的一种奶制品。

  养殖小区即“大散养”?

  在内蒙古,除散养外的集约化养殖方式,主要包括标准化养殖小区、奶农合作社和大型牧场等。其中,标准化养殖小区由政府主导,统一规划、统一管理、统一建造,然后引导符合条件的奶站进驻,一度受到国家相关政策明文鼓励,在“三聚氰胺”事件爆发的前十年,内蒙古就投入巨资,发展了600多个养殖小区。这种小区模式与大型牧场有一定差距,但一定程度上的集约能带来产业链条上的话语权和养殖水平的提高,原奶水平也随之提高,是由散养走向规模化牧场的过渡。

  “牧场就是盖一个大院,把奶农的牛都赶过来,其实跟散养没什么区别。”这是老张的看法,而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张利庠也曾对记者表示,很多养殖小区就是奶农将散养奶牛赶进小区,实际上仍是各自为政,只是小散变成大散而已。

  记者在锡林浩特40公里外的养殖小区看到,这里的牛舍较为整齐,卫生条件好于人畜合居的农户家,奶农将自家的牛牵到这里后,自己也住在牧场分配的宿舍里,这里的收奶价格也比村里的贵0.2元/公斤,能有3元/公斤。

  养殖小区建立时曾要求“六个统一”,即统一管理、供料、防疫、配种、挤奶、销售,但却少有小区能够达标,目前仍是“集中化散养”的状态。

  李胜利说,作为我国奶业规模化发展的过渡化养殖方式,小区养殖如果能做到设定的“六个统一”,将为未来我国奶业规模化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,但需对不达标的小区加强管理。

  尽管目前效果不理想,统一饲料、统一防疫的集约化养殖,在提高奶质上的优势是毋庸置疑的。李胜利就曾在《中国原料奶调研报告》中指出,集约化养牛场所产的原奶,乳脂率较散户所产原奶高0.33%,两者在乳蛋白率、体细胞数量上也有差距。

图片
  • 山东宁阳种植太空蔬菜将实现产值超3亿